亚裔移民让美国移民面孔发生变化
Steve发布于 2012/7/15 11:50:48 | 8721 次阅读  [][][]
文章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关键词:移民 亚裔移民 美国移民 面孔
点击查看类别新闻

相关推荐

就一个国家所吸引移民的数量、以及这些移民所做出贡献的质量而言,这世上没有哪个国家能和美国相提并论。不过近来,美国人开始质疑移民能给这个国家带来多少好处,这其中蔓延着一股酸溜溜的情绪。许多人担心今天的移民同过去不再一样:不再那么雄心勃勃,掌握的技能水平较低,融入美国本土文化的意愿和能力都比较低。

提到移民,人们脑子里过去常有的印象是:一群没有技能、大多说西班牙语的劳工──很多人是非法移民──源源不断地越过美国和墨西哥边境进入美国。认为移民是以这种方式进入美国的人们担心,这样一来,美国无法将移民融入本土文化,相反,美国人将会被移民所同化。然而,这样的印象其实已经过时了,而且从事实上看也并不正确。

去年9月16日,移民们在费城参加一个入籍仪式。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上个月发布了一份报告,对过去几年里美国移民面孔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进行了调查。自2008年以来,进入美国的新移民中,来自亚洲的移民一直多于拉美裔移民(2010年来自亚洲的移民占36%,拉美裔移民则为31%)。如今的新移民一般而言不仅很有可能会说英文,接受过大学教育,而且很可能是在已经有工作的前提下,合法进入美国的。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变化?其中的原因包括:墨西哥的出生率迅速下降,同时那里的经济在飞速增长,而美国的住宅建筑业却大举收缩──住宅建筑业过去接纳了大量低技能、不会英语且身份通常有问题的移民。

一直以来,关于美国移民的传奇故事层出不穷。爱尔兰人和意大利人因饥饿而被迫离开家园,犹太人逃离俄罗斯的迫害──这些都曾经真实发生过,但并非所有的故事都是如此。受过良好教育、职业技能较高的中产阶级也一波接一波地来到美国──比如说,像阿伯特•加拉廷(Albert Gallatin)这样的人为躲避激进的法国革命而逃至美国;在1848年欧洲革命失败后,失望的自由主义者们弃走欧洲;当然还有一代又一代在20世纪可怕的极权统治下被迫流亡的知识分子们。

这两类移民都是美国所需要的,而且都给这个国家做出了贡献。如同所有移民人群一样,亚洲移民中也包括了高技能和低技能这两类人。不过总体而言,同那些无路可走、通常技能较低、来自农村的欧洲和拉美移民相比,如今亚洲移民的特征与那些受教育程度高且已经城市化的早期移民更为相似。

皮尤研究中心的报告发现,来自亚洲的新移民中,自称是新教徒的人占到22%,自称为天主教徒的人占19%,比例之高让人有些意外,不过无论他们信仰什么宗教,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笃信马克思•韦伯(Max Weber)所谓的新教工作伦理(Protestant work ethic)。可以说,从美国漫长的移民历史来看,和如今这批新移民的特征最为接近的应该是定居在新英格兰地区的那批早期清教徒。

如同当年的清教徒一样,这些亚洲移民的受教育程度往往比他们原来所在国家中的大多数人都要高。在进取精神和资本主义文化的熏陶下,他们比在美国本土出生的人更有可能拥有大学本科学位。虽然同所有移民一样,家庭关系仍是亚洲移民进入美国的主要途径,但同近来进入美国的其他地区移民相比,亚洲移民通过雇主协助申请工作签证进入美国的比率要高出三倍。

很多情况下,他们来到美国并不是因为他们在原先所在国家时经济状况不佳。毕竟,对于那些掌握较高技能且工作勤奋的人来说,若是生活在像是中国、韩国和印度这样的地方,则都经历过财富与机遇的迅速增长。然而,大多数新移民喜欢他们在美国的生活,而且希望留下来(只有12%的人后悔他们离开了家乡)。

相信努力工作能够带来回报的亚裔美国人(比例为69%)要多于其他美国人(比例为58%)。而且,93%的人认为他们所属的民族是“勤奋”的民族。

此外,《虎妈战歌》一书的作者蔡美儿(Amy Chua)在她书中所描述的虎妈症候群似乎也不无道理。尽管有39%的亚裔美国人表示,亚裔美国人为子女能够在学校获得成功而对子女施加了“太多”压力,但认为其他美国人在孩子身上所施加压力不足的亚裔美国人比例则是60%。

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亚裔移民对于家庭价值的其他方面也非常看重。只有16%的亚裔美国籍婴儿是婚外出生的,而在全部美国人群中这个比例为41%。此外,美国在双亲家庭中长大的孩子占全部人口的比例为63%,而在亚裔美国人中这个比例为80%。大约66%的亚裔美国人认为父母应该在子女选择职业时有所干涉,此外61%的人认为对于子女在配偶方面的选择,父母能够给出有用的建议。勤奋的工作以及强烈的家庭价值观显然带来了回报:亚裔美国人的家庭收入中值是6.6万美元(全美的家庭收入中值是4.98万美元),而他们的家庭财富中值是8.35万美元(全美的中值是68,529美元)。

而且亚裔美国人似乎也不排外,对于融入美国他们并不排斥。虽然只有略多于半数的第一代亚洲移民表示他们的英语程度“非常好”,但在那些出生在美国的亚裔后代中,表示自己英文程度“非常好”的人占到95%。只有17%的二代亚裔美国人称他们的朋友圈子里大多数是来自自己民族的人。

或许正是对这种社会融入程度的反映,亚裔美国人是美国所有族群中与其他族群通婚比例最高的:在2008年到2010年间,29%的亚裔美国人与非亚裔结婚;而拉美裔的这个比例为26%,黑人为17%,白种人为9%。

亚洲人移民美国并非一直如此顺利,美国联邦政府在历史上曾有很多年一直在竭力阻止亚洲人进入,通常联邦政府此举是受到了来自美国西海岸政客的怂恿。到1870年前,中国劳工占到加州全部劳动人口的20%,美国于1882年推出了《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使得来自中国的移民从那一年的39,500人骤减至1887年的仅10人。

中国人被排斥在外后,数以千计的日本人、韩国人和印度人取而代之成为新的廉价劳动力,然而不久,美国的公众舆论又开始转向排斥这些移民。1906年,旧金山的教育委员会下令将在公立学校就读的日籍学生隔离开来。此消息在日本引发骚乱,时任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费尽力气同日本政府达成一项所谓《绅士协议》(Gentleman’s Agreement),根据协议内容,日本政府同意阻止本国公民前往美国。1917年,印度被加入“亚太禁入区”,来自该区域的人不允许移民美国,而在1924年到1965年间,亚洲移民基本上全部被美国挡在了国门之外。

随后37年来的合法移民正带来越来越大的影响。1965年,亚裔美国人仅占美国全部人口的不足1%,如今亚裔所占比例接近6%,且还在增长,其中移民最多的国家依次为中国、菲律宾和印度,其后是越南、韩国和日本。(几乎每四个亚裔美国人中就有一个祖籍是中国大陆或是台湾。)

美国移民中成就卓著者不乏其人。这里面包括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安德鲁•卡内基(Andrew Carnegie)、马德琳•奥尔布莱特(Madeleine Albright)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这样名字让人有如雷贯耳之感的大人物。那些如今担心我们是否拥有足够的能力迎接来自这个艰难新世纪挑战的人,应该看看这些把他们的命运继续同我们绑在一起的人们。

全球最优秀、最勤奋、并且最富于雄心壮志的人们还在源源不断地来到美国。

WALTER RUSSELL MEAD (本文作者是巴德学院的外交事务及人文学科教授。)

分享到:

MSN/QQ推荐 加入收藏 马上打印 我要投稿 给编辑写信

乐学声明:乐学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对此篇报道打分

当前平均分: -0.07(共 2905 人打分)

-5-4-3-2-1012345
我来评论

评论标题:

您的姓名:

您的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点击更换

评论列表

最新新闻

最火新闻

精彩评论

Googl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