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数!奥数?
Steve发布于 2012/9/23 12:21:43 | 10614 次阅读  [][][]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网 关键词:培训 奥数
点击查看类别新闻

相关推荐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刘金松 王井怀 孙黎

一夜之间,北京众多的奥数培训班“消失”了。

这让李小姐措手不及。她在石景山试验二小读五年级的儿子不能推优了,老师说,她得自己找中学。

一直以来,李小姐的孩子都在跟着奥数培训机构的网校在学习,本来指望这条路还有上重点中学的一线希望。她说,自己找学校,意味着除了孩子的学习要好之外,拼的完全就是家长的“钱袋子”和“人脉关系”。

在北京的小升初大战中,推优是所有择校途径中相对轻便的一个渠道,虽不一定能进市级重点,但也不至于分到排名靠后的学校。前提是孩子在校期间,各方面都得表现优秀,能拿到推优名额。

不过,随着北京市整顿奥数与中小学升学成绩挂钩,想通过奥数找学校的希望也可能破灭。

8月28日,北京市教委明确提出,从即日起到10月31日,北京市所有涉及奥数的培训将暂停,并将与工商部门开展联合执法检查,不管是公办学校、民办学校还是社会上的培训机构,一旦发现确有与升学挂钩的,将实施问责,严肃处理。

整顿奥数

奥数与北京市“小升初”的紧密捆绑,始于1998年。当年北京取消小升初统一考试改为“电脑派位”。一些家长不愿孩子进入薄弱学校,而重点学校为争优秀生源也不愿接收“派位生”,于是出现以“奥数”为主的培训学校,替重点中学选拔学生。

奥数热背后,是社会对稀缺优质教育资源的追求。北京“小升初”实行“免试、就近入学”,有的学生不能分到重点中学招生区域,也有希望分到更好的学校,挤进市重点。推优生一般能在学区内选择不错的学校,也有机会进入区重点。但仅凭推优资格进入市重点的机会则较小。想进入市重点,还须有其他硬件,奥数便是其中之一。而未获得推优的学生,想要进入重点学校或摆脱被分配到学区内垫底学校的命运,更要有相应的特长或优势,文、体、艺、奥数均可。于是,在一个整体不断追求升格的“小升初”大战中,奥数便成了其中的敲门砖。

从1998年起,“迎春杯”数学竞赛成绩就成为进入重点中学的“通行证”。此后,出现了清华附中的“同方杯”、北大附中的“资源杯”、“圆明杯”、“成达杯”等等。这些杯赛无一例外,比的都是奥数,各种奥数补习班也就应运而生。

2005年初,“迎春杯”有4万人报名参赛。与此同时,为减轻学生负担、规范“小升初”市场,北京市教育部门对奥数与小升初挂钩的治理和整顿也在不断进行。2005年北京市教委叫停“迎春杯”及其他科目的竞赛和培训;2011年,联合工商部门取缔了拟举办的“希望杯”数学竞赛。“迎春杯”叫停“后,一些培训机构自行举办的“学而思杯”、“巨人杯”等杯赛在“小升初”择校中所占分量也越来越重。一些杯赛成绩甚至成为参加“小升初”保送、推荐的重要依据。

从孩子学奥数以来,李小姐感觉到,奥数好像一直在被治理,但结果往往是过一段时间还是照旧。

存废之议

一位唐姓家长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反问,“你觉得目前‘禁奥’了?”他介绍,即便目前北京奥数培训全部暂停,依然可以很容易找到培训班,“就是名字改了而已,大家心照不宣,最简单的奥数改数学,一切依旧。”该唐姓家长表示。

唐姓家长的孩子读五年级,同样进入小升初冲刺状态。

在其看来,奥数无需治理。即便不与升学挂钩,他也会支持孩子学奥数。“很多知识层面的东西,孩子学了就有意义的,与兴趣没有必须的逻辑关系,如果真有兴趣,那是很开心的。”该唐姓家长说。

已经在“小升初”大战中成功突围的赵女士认为奥数早该整顿。从孩子上一年级的时候,她就给孩子报了奥数培训班,“上了之后发现是条贼船。”通常还没上完一个班,又催着报下一个,“那广告词让你觉得落下哪个,都是终生遗憾。”但真正能通过奥数突围的还是少数。据其介绍,在培训机构内部,奥数班一般分为普通、提高、精英、竞赛四个阶梯。只有竞赛班,才能可能通过奥数考试进重点中学,其他的都是陪练。

对孩子的痛苦,赵女士有着切身感受,“一周上一次课,一次三个小时,回家还得做题。很多家长跟着上课陪听,自己都听不懂。”赵女士说那段时间简直快崩溃了,她觉得再在奥数下功夫是浪费时间和精力。四年级时,她让孩子改走特长生路子,今年小升初通过这一渠道进入区重点。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认为,奥数热归根结底还是以权择校、以钱择校、以优择校,要从制度上加以改进和废除。在他看来,奥数培训把90%的孩子都绑架了。

杨东平说,取缔择校也不能追求理想化,不可能一次总体解决,先把奥数遏制住,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阻力有多大

北京的奥数整顿令已颁布多日,北京市择校热门的30所中学也做出了承诺,不将奥数等各种竞赛成绩、奖励、证书作为入学依据。有社会培训机构还在店门口打出了坚决拥护市教委关于治理与入学挂钩的奥数问题的标语。

但实际操作却是另一番景象。从本报记者走访的几家培训机构来看,虽然奥数成了这些培训机构的敏感词,都在极力撇清和奥数的关系,但数学兴趣班的报名依然火热。

在北京市海淀区水木龙华培训学校(以下简称“龙校”),不到一个小时,先后有六位家长来交费和报名。他们大多是进来直接去交钱或在桌子上填报名表,只有一位家长在填报名单的时候问了一句“取消奥数了?”工作人员向其解释说没影响。

一位接待人员向本报解释说,“我们是培训机构,从没教过奥数,我们的数学只比课本稍难,所以取消奥数对我们没有影响。”

在家长心中,龙校就是清华附中的“坑班”,是通过考试进入清华附中的便捷途径。而顺天府学的工作人员则在电话中,直接否认奥数班已经停了,并表示他们还没得到消息,如果家长没得到学校通知就继续上课。

杨东平认为,现在培训机构主要靠小升初、靠奥数,已经形成了巨大的产业链、经济利益。在这块利益蛋糕中,自然少不了重点学校的身影。一些著名的培训班不仅与重点中学联系紧密,还会邀请学校老师授课。

杨东平认为,这次北京整顿奥数,是近年来动静最大的一次,最后结果如何,只能拭目以待。

分享到:

MSN/QQ推荐 加入收藏 马上打印 我要投稿 给编辑写信

乐学声明:乐学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对此篇报道打分

当前平均分: -0.03(共 4020 人打分)

-5-4-3-2-1012345
我来评论

评论标题:

您的姓名:

您的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点击更换

评论列表

最新新闻

最火新闻

精彩评论

Googl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