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要做爱?
Steve发布于 2013/11/6 14:45:07 | 10086 次阅读  [][][]
文章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关键词:心理 做爱
点击查看类别新闻

相关推荐

多年以来,朱莉·布林顿(Julie Brinton)天天打交道的都是宝宝鸭嘴杯和擦破皮的膝盖,此外还有在吃饭、洗澡及睡觉时间为了逮住三个小孩而上演的无穷无尽的敦促追赶。每天晚上,当朱莉爬上床时,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件事:歇一个小时或看会儿电视。

但在有些夜晚,她的丈夫罗伯(Rob)却会凑过来揉她的双肩、抚摸她的后背。这时,朱莉就会想:“真的三周都没性生活了吗?我觉得我们可能该做爱了。”

 
“嗯……我们做爱好吗?”一项新的研究表明,一对伴侣今晚决定做爱的理由可能会影响他们未来的感情健康度。

朱莉现年34岁,家住亚利桑那州梅萨市(Mesa),她说:“我会为了他而做爱。”

与其同岁的丈夫很感激妻子的行为。他说:“但每次完事后,我总会觉得内疚,我一直都很自私。”

瞧,这就是婚后性生活。

长期以来,治疗师们都认为,那些性生活更频繁、更和谐的夫妻会更快乐,他们的关系也更稳定。

但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新近的研究却表明,伴侣们为什么要做爱的首要原因也会极大地影响婚姻满意度。而且,一个人今晚的做爱动机可能会影响接下来几个月中他/她的感情健康程度。

多年以来,科学家认为人们之所以做爱是因为下面几个简单的原因:为了繁衍后代,享受生理上的快感或是意欲缓解性紧张。而在2007年得克萨斯州大学(University of Texas)的一项研究中,接受调查者提出了237个做爱动机。这些理由五花八门,从世俗层面(缓解压力)到宗教层面(为了更靠近上帝)、从利他主义(为了让对方舒服)到恶意报复(为了惩罚报复偷腥的伴侣而出轨)。

多伦多大学研究人员进行的两项研究将人们最常见的做爱理由——以及与长期恋情最相关的理由——分成了两大类动机:靠近与规避。靠近动机追寻的是一个积极的结果。(“我希望增进与配偶之间的亲密度”或者“我想感觉更贴近我的伴侣。”)规避动机旨在逃避一个消极的后果。(“我想避免发生冲突”或是“我不希望感到内疚。”)这两项研究的论文本月发表在了《个性与社会心理学通报》(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期刊上。

每个大类又能细分成几个子类:自我关注型或伴侣关注型。

研究人员专门分析了伴侣关注型的目标。多伦多大学的博士后、该研究的首席研究员埃米·缪斯(Amy Muise)说:“这些目标对一段感情的结局影响最为深远。”

两项研究都是以研究人员所称的“每天写日记”的形式进行的。首先,108位正在约会的异性恋人在长达两周的时间内每天都要完成一份调查问卷。在他们做爱的日子里,男女双方要就自身的动机回答26个问题,对问题描述项进行从一分到七分的打分。比如:“为了不让我的伴侣沮丧”或是“为了使自己感觉更佳。”每天,他们还对自己的感情满意度、性满意度及性欲度进行了评分。

 

关于性行为动机的科学术语
多伦多大学的研究人员要求伴侣们追踪记录他们性行为的动机。以下是他们定义的术语:

自我关注型靠近:为了替你自己寻求一个积极的结果,比如说自身愉悦或想要与伴侣更为亲近。

自我关注型规避:为了让自己避开一个消极的后果,比如说,不想因为对性说“不”而感到内疚。

伴侣关注型靠近:为了和你的伴侣一起收获一个积极的效果,比如说更佳的亲密度或者让你的伴侣感觉良好。

伴侣关注型规避:为了避免与你的伴侣发生冲突,并且不想让他或她感到愤怒或失望。
来源:多伦多大学

结果发现:当一个人的做爱动机更偏向积极导向时,在这样的日子里,他或她会觉得更心满意足——在恋情和性生活中都是如此——而且性欲也更强。与之相反的是,当一个人因为比较消极的原因而去做爱时,在这样的日子里他或她满意度较低、性欲也较淡。

更有意思的是,研究人员称:一个人的性动机影响了他或她伴侣的满意度。当一个人因为积极原因而做爱时,其伴侣的性欲感觉也会更强,对恋情也更为满意。当一个人因为消极原因而做爱时,其伴侣对感情和性生活的满意度也较低。

研究人员发现,这一结论并无性别差异。缪斯博士说:“总体来看,男人的性欲的确更强,但做爱的动机及其带给人们的感觉方式却并未表现出男女有别。”

而且,不论一对伴侣做爱的频次如何,该研究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缪斯博士说:“我们想知道的一件事是:你为什么想做爱是否真的会影响到你的伴侣。”她说,答案是肯定的。“如果我做爱的动机更多地是因为‘靠近’型的目标,那做爱就会增强我的性欲,也会提高我的满意度。所以我的伴侣很可能已经感觉到这一点了,而且它会有助于做爱的效果。我们的满意度也是如此。”

第二项研究则用三周时间跟踪调查了44对已婚或同居的伴侣——而且在四个月以后又进行了跟进回访。调查结果与第一项研究颇为相似。

而且这些影响并未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减。四个月后,那些大都因为积极原因而做爱的人在写日记的过程中仍称性生活满意度更高。而那些大多因为消极原因而做爱的人性生活满意度和性欲都更低。(对他们的伴侣而言,情况也一样。)

因为消极原因或出于逃避心理而做爱总比完全不做爱要强吧?这个问题的答案有点复杂。研究表明,与没有性生活的日子相比,在做爱的时日里,我们会对自己的感情更满意。但人们若更频繁地因为消极原因而做爱,就会酿成苦果。缪斯博士的结论是:“除非你做爱的动机属于极端规避型,出于其他原因的性行为目前看来可能是没有问题的。但你绝对能从靠近动机中获益更多。”

怎样才能使自己做爱的动机变得更积极呢?盐湖城(Salt Lake City)的临床社会工作者朱莉·汉克斯(Julie Hanks)说,如果你觉得你宁可选择呼呼大睡,那就试着调整自己、使自身融进与伴侣间的情感纽带中去。她说:“让你内心想要的东西去引导你,别让那些你不希望发生的事情主宰牵绊你。”

大约一年前,朱莉·布林顿觉得她和丈夫得在他们的性生活上下点功夫。“我那时想,‘我想要享受性的乐趣。我想要感受到自己与丈夫之间的交融相通。我想要重现彰显女性魅力。’”

所以她开始做一些让自己感到性感的事情:她买了新的内衣,还开始阅读情色浪漫小说。

她还要求丈夫和自己一起去看性治疗师。

她的丈夫称自己当时激动不已。他觉得将会有大量作为家庭作业出现的性生活。但是,至少在最开始,他们的家庭作业都聚集在真正的交流上——不仅仅只是简短的谈话——包括与性相关的话题。他说:“我开始意识到,如果你们不先学会在卧室之外交融相通,就无法拥有绝佳的亲密性生活。”

最终,他们的交谈引入了性的话题——接着便是更多的性生活。朱莉说,一旦“我们知道了如何谈论其他问题,关于对方床上的喜好这样难以启齿的问题,我们也会觉得比较自在”。

他们称两人都将注意力小心地聚焦在感觉良好方面。朱莉说:“现在我们做爱的每一个理由,从我这方面来说,都是积极正面的。”

Elizabeth Bernstein

分享到:

MSN/QQ推荐 加入收藏 马上打印 我要投稿 给编辑写信

乐学声明:乐学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对此篇报道打分

当前平均分: -0.04(共 2202 人打分)

-5-4-3-2-1012345
我来评论

评论标题:

您的姓名:

您的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点击更换

评论列表

最新新闻

最火新闻

精彩评论

Googl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