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ppy Bird开发者谈为何让游戏下架
Steve发布于 2014/2/13 16:26:48 | 21156 次阅读  [][][]
文章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关键词:游戏 Flappy Bird 开发者 游戏下架
点击查看类别新闻

相关推荐

高难度智能手机游戏Flappy Bird的开发者阮哈东(Dong Nguyen)并不是撒旦,尽管许多玩家似乎都这么认为。

周二,阮哈东在接受涉及内容广泛的采访时说,他只想打造一款人们可以玩上几分钟的游戏。

他的这款游戏成为了一种全球性现象。最近几周,Flappy Bird在苹果(Apple Inc.)的App Store应用商店和谷歌(Google Inc.)旗下Play商店迅速跃升至排行榜顶端。这也使29岁、腆腆的阮哈东在规模较小的独立游戏开发者中引起了某种程度的轰动。但在游戏取得极大成功的背景下,他周日却神秘地将这款免费游戏从应用商店中下架,这使他的名声变得更大了。

阮哈东说,这只是因为游戏太容易令人上瘾了。他说,自己并未打算让人们每次玩这个游戏都花上几个小时,而这似乎正是许多玩家的实际情况。

他说,这是主要的负面因素,因此自己才决定将游戏下架。

Flappy Bird让玩家既开心又愤怒。这款游戏要求玩家触碰他们的手机屏幕,控制一只形象粗糙的小鸟飞在空中,躲避一系列像迷宫一样的障碍物。表面上看,这款游戏算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但Flappy Bird的难度却极高。许多玩家在推特(Twitter)上发布了他们取得高分的截屏,显示他们的成就。英国阿森纳(Arsenal)足球俱乐部守门员斯泽斯尼(Wojciech Szczesny)在该队与利物浦(Liverpool)的一场比赛后不久发布了他玩该游戏取得的最高分,而就在此前的比赛中,他刚被对方射入五粒进球。斯泽斯尼在Facebook上写道:游戏结束了!他在游戏中取得了282分的个人最好成绩。

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Flappy Bird的开发者阮哈东担心玩他的游戏太容易让人上瘾。

相比之下,阮哈东说他自己的最好成绩是150分。

其他玩家在苹果App Store应用商店中写下了异常全面的评论,详细描述了在他们看来阮哈东这款游戏所带给他们的痛苦。

一位玩家在评论中写道:我愿意立刻把我的灵魂卖给撒旦,只求让我从来没有下载过这款游戏。

然而,这又是一款许多人乐于去讨厌它的游戏。一些玩家开玩笑地说,阮哈东自己可能就是魔鬼撒旦。对于他将游戏下架的决定,既有人欢呼,又有人遗憾。

不可思议的是,一些玩家把他们的iPhone手机拿到在线拍卖网站eBay上出售,称这些手机预装了Flappy Bird游戏。其中一部手机甚至标价134,295美元,不过其他手机的要价则没那么高,只是提到手机预装了Flappy Bird,以此作为吸引潜在买家的额外因素。

一些游戏行业的观察人士对阮哈东主动让游戏下架的决定感到吃惊,这款游戏最多一天曾带来5万美元的广告收入。近几天流行的一种猜测认为,让游戏下架的举动是在炒作,目的是为了提升玩家对他未来开发游戏的兴趣。

阮哈东说,现实情况是,他喜欢在业余时间开发视频游戏,而Flappy Bird引发的关注极大地束缚了他的风格。

阮哈东仍与父母一同住在河内,他如今走在住家附近的街上很难不受打扰。他说自己几乎不再上网,好几天都没有查看电子邮件。他的日常工作原本是为复杂的电脑硬件编写固件程序,但现在正在休假,他说,自己不知道要不要回去工作,也不确定什么时候回去工作。

阮哈东说,这些麻烦让他很烦恼,他希望日子恢复正常。他拒绝为本文拍照或录影。

行业分析人士说,互联网、尤其是移动网络的普及增加了Flappy Bird这类原本默默无闻的游戏突然大热的机率。

智能手机的日益普及打破了游戏玩家与昂贵的游戏机之间的联系,让阮哈东这种籍籍无名者也能像网上视频一样迅速风行。Rovio娱乐有限公司(Rovio Entertainment Ltd.)在2009年推出针对iPhone的“愤怒的小鸟”(Angry Birds)游戏前,原本也只是芬兰一家无足轻重的开发商。

与此同时,越南也在狭窄、混乱的连排房和咖啡店中悄然发展出自己的游戏文化。2012年,河内游戏开发公司Emobi Games开发出一款展现奠边府战役的射击游戏。越南革命领袖胡志明(Ho Chi Minh)在1954年的这场战役中击溃了法国殖民军队。VNG Corp.开发了一系列武术格斗游戏,这类游戏是玩家在网吧中在线玩得最多的。

阮哈东说,他花了三天时间开发出Flappy Bird。这款游戏采用了明显的复古风格,年轻的阮哈东说,他觉得这种风格简单又引人注目。他说,它很纯粹,一切都是围绕游戏,而不是那些虚饰。

他的风格与现在移动设备上越来越多的那些日趋复杂的游戏形成鲜明对比,那些游戏可以在应用程序内部实现付费,帮助玩家花钱通关。这也可能是Flappy Bird吸引玩家的一个因素。

越南科技作家Anh-Minh Do说,它让我们重温了我们很多人从小玩的游戏。但很多人忽视了Flappy Bird在设计上的规范性。他们低估了他将这款游戏设计得这么难的智慧。没错,他很幸运。但这并非全部。

Flappy Bird起初默默无闻,去年5月推出时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阮哈东也没有费力去宣传。但今年1月,瑞典玩家卡尔伯格(Felix Kjellberg,更为人所知的是他在YouTube上的化名PewDiePie)在列举最喜欢的游戏时提到了这款游戏。卡尔伯格的视频此后被观看了980万次,帮助Flappy Bird一举登上应用排行榜的榜首。

Flappy Bird从苹果和谷歌的应用商店下线后,人们对阮哈东开发的Ninjas Assault和Droplet Shuffle等其他游戏兴趣大增。阮哈东说,他正在开发类似Flappy Bird的三款游戏原型。

他说,如果说他最出名的游戏作品造成的狂热有一个好处的话,那就是他有更大的自由和信心去创造更多的游戏。

在阮哈东将Flappy Bird下架之后,这只悄然离去的小鸟起死回生,多个网站上都有这款游戏,虽然不是原版的在手持设备上玩的形式。

要说全世界能从这款游戏的成功上面学到什么,阮哈东说,很简单:只要耐心就好。

James Hookway

 

分享到:

MSN/QQ推荐 加入收藏 马上打印 我要投稿 给编辑写信

乐学声明:乐学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对此篇报道打分

当前平均分: 0.03(共 2140 人打分)

-5-4-3-2-1012345
我来评论

评论标题:

您的姓名:

您的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点击更换

评论列表

最新新闻

最火新闻

精彩评论

  • 要过桥有难度有难度

    米线对新闻:如何过桥的评论

  • 哈哈哈哈,爽!

    lu对新闻:穿墙术的评论

Googl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