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掌古驰帝国的情侣搭档
Steve发布于 2014/2/14 16:21:33 | 23991 次阅读  [][][]
文章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关键词:时尚 古驰 情侣搭档
点击查看类别新闻

相关推荐

最近的某个早上,像许多上班族家长一样,古驰公司(Gucci)的弗里达·贾娜妮(Frida Giannini)和帕特里奇奥·迪马尔科(Patrizio di Marco)试图通过Skype和他们年幼的女儿通话。从他们在贝弗利山庄酒店房间里传出的信号定格了贾娜妮的影像,引发了这样的担心:与外婆一起呆在罗马家中的九个月大的格蕾塔(Greta)会如何看待她妈妈这张可能有些吓人的画面。

情侣搭档 古驰创意总监弗里达·贾娜妮和首席执行长帕特里奇奥·迪马尔科一起共事六个月之后成为了情侣。

迪马尔科说:“我们需要搞懂怎么用FaceTime。”这对情侣当时正不顾时差、准备应对在洛杉矶的一个繁忙又重要的周末。身为古驰公司的创意总监与首席执行长,他们的职责很少要求两人到同一个城市出差,但这次行程的时间表并没有给他们留出多少单独在一起的时间。他们的日程包括与马丁·斯柯塞斯(Martin Scorsese)和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一道出席一场电影首映式以及为洛杉矶县艺术博物馆(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主持艺术和电影盛典(Art+Film Gala),出席盛典的嘉宾包括沃伦·贝蒂(Warren Beatty)、埃米·亚当斯(Amy Adams)和布莱恩·格雷泽(Brian Grazer),斯汀(Sting)在现场演唱了歌曲。(这位流行音乐巨星向主持人致意时宣布:“我今天穿了新的古驰西装来这儿。”)

Courtesy of Gucci
图片:古驰的2006-2014
自2006年担任创意总监来,贾娜妮不但保持了古驰的性感基调,更挖掘了其愉悦感官的意大利传统。本图集回顾了该品牌2006年至今的一些经典之作。

贾娜妮和迪马尔科在一起时显得很温情,不喜欢搂搂抱抱,他们保持的那份谨慎表明他们还在学习如何以情侣身份驾驭公共生活。高管与设计师的搭配在时装业并非闻所未闻,然而古驰公司41岁的创意总监贾娜妮和51岁的首席执行长迪马尔科关系不一般的新闻在两年前还是引起了轰动。面对遍布全球的头条新闻,这对情侣觉得有必要坦白他们之间从工作关系变为私人关系的确切时间——2009年6月出差到上海参加古驰一家新旗舰店开业典礼期间——并针对有关两人关系破裂会产生何种负面影响的私密问题作出及时回应。

人们普遍认为,双亲共同努力只有在养育孩子这个问题上是有益的。但贾娜妮和迪马尔科以情侣身份共同执掌古驰很可能也要比其中一人单打独斗更好。时装行业要求商业和创意双方之间建立无比亲密的工作关系——爱人之间的坦率讨论以及在许可范围内发起的活动都会给品牌带来好处,这在其他一些品牌身上已经得到了验证:缪西娅·普拉达(Miuccia Prada)和帕特里奇奥·贝尔泰利(Patrizio Bertelli)、瓦伦蒂诺·加拉瓦尼(Valentino Garavani)和詹卡洛·贾梅蒂(Giancarlo Giammetti)、以及伊夫· 洛朗(Yves Saint Laurent)和皮埃尔·贝尔热(Pierre Berge)不过是其中的少数几例。

尽管如此,贾娜妮-迪马尔科搭档开始并不顺利。坚持认为自己的梦想是当漫画家、从事绘画的迪马尔科2008年被委以古驰公司最高职位,当时他是宝缇嘉公司(Bottega Veneta)的首席执行长,感觉自己对公司的掌控如鱼得水。他当时已经戒烟,四年没有抽过一根烟。当弗朗索瓦-亨利·皮诺(Francois-Henri Pinault)——奢侈品巨头、古驰和宝缇嘉的母公司开云集团(Kering)的首席执行长——打来电话时,迪马尔科认为古驰在多梅尼科·德索莱(Domenico De Sole)和汤姆·福特(Tom Ford)去职后就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对于自己的事业来说是个风险。他说:“第二天早上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出去买了一包烟。我忧心忡忡。”

迪马尔科写了一份150页长的文件,概述了他为古驰制定的破釜沉舟的策略,并于七月在伦敦与皮诺进行的三小时会面中将其呈交给了皮诺。到10月份的时候,他们已经拟出了方案的细节,其中有一个重要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迪马尔科不满意他在古驰店铺(里面塞满了印有商标的货品)里看到的产品。同样,贾娜妮手里设计的产品(比如她的芙罗拉(Flora)复古印花装)在商业角度很畅销,但是它们在很大程度上没能打动时装评论家的心。他说;“我的问号只有一个,那个问号就是弗里达。”

贾娜妮2002年加盟古驰之前就职于芬迪公司(Fendi),2006年接管了古驰的创意总监职位。她听到传言,说她可能要丢掉饭碗。可是她说:“帕特里奇奥是我在这家公司历经的第四位CEO,我仍然还在公司,因此我认为我会留下来。”相反,她担心的是,他会把这个品牌的性感特色束之高阁。“我很害怕,因为我不想过多地走宝缇嘉的路线。我觉得我们不能丢掉这种前卫的性感设计。”

就像两头互相打量的狮子,他们于2008年10月10日初次见面,地点在佛罗伦萨贾娜妮以前的办公室。迪马尔科从米兰坐火车南下而来,贾娜妮根据曾在网上看过的照片,以为要见的人身材矮小。站着身高超过六英尺(约合1.83米)的迪马尔科发现自己被安排坐在一张低矮的沙发上,而贾娜妮坐在她自己的椅子上高出他一头。他说:“我当时想那是故意的。”他要求换到一张桌子前就座。

贾娜妮说:“我们在揣摩对方。”迪马尔科赞同这一说法:“我们在嗅对方,有点标记领地的意思。我们必须得出一个结论。”

贾娜妮拿出了厚厚的一份文件,里面详细记录了她设计的产品、她在这个品牌上的作为以及她的理由。这不是他预料之中创意一方会采取的手法。迪马尔科说:“我称她是我见过的最具德国人作风的罗马人。”

整整八个小时,贾娜妮和迪马尔科谈着话、抽着烟,滴食未进,讨论着商标、奢侈品和品牌形象的问题。贾娜妮说,“办公室里烟雾缭绕”,她把俩人对着吸烟看成是一个好兆头。迪马尔科说,他意识到贾娜妮设计的很多东西没有能够进入店铺,原因是这个品牌一直在推销带商标的产品而没有生产她设计的东西。“她设计了非常不错的产品,可它们只放在展厅里,没有放进店里。”他们说,到这次会晤结束时,没有出现飞溅的火花。不过,贾娜妮笑着说:“当他离开房间的时候,我觉得他非常帅。”

当晚返回米兰的时候,迪马尔科中途在摩德纳(Modena)停留,看望他的母亲。皮诺联系上了在摩德纳的迪马尔科,说贾娜妮已经给他发了电子邮件,称会晤进行顺利。迪马尔科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笑了。

事情九个月后在上海得到升温。迪马尔科给皮诺——他经常称其为他的“股东”——打电话,请他到巴黎会面。皮诺在回忆他们三人之间的谈话时轻声笑了起来。在对他们的暧昧关系进行了解释之后,迪马尔科提出了辞职。皮诺把这个提议不予理会。“我的第一回答,你知道是什么吗?我与自己的家人一直共事了30年。这有什么问题吗?”

皮诺补充说:“关系太难处理了。”他指出,如果事情搞砸了,“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我不想牵扯进他们的私生活”。

Photography by Maciek Kobielski for WSJ. Magazine
古驰公司的创意总监弗里达·贾娜妮和首席执行长帕特里奇奥·迪马尔科。

人们对贾娜妮和迪马尔科办公室恋情的津津乐道可能掩盖了古驰发生了更多结构性变化的新闻。如今到这个品牌的任何一家旗舰店瞧瞧,你会看到重获新生的古驰竹节包、各种颜色的系列乐福鞋、丰富的日间穿戴服饰、甚至还有儿童系列产品。你看不到一大堆带商标的针织产品。著名的GG标识包(太容易被仿冒)已经退居到豪华皮具区,标识也没那么明显了——比如,在黑色压花皮制品上打上黑色的标志。

这个曾经浮华招摇的品牌在把目标锁定为更有钱的消费者之后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特别注重感官享受和它的意大利传统。这一策略取得了成效,2012年的息税前利润增长了17.7%,达到12.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6.3亿元)。迪马尔科说,今天,古驰公司72%的收入来自皮革制品和鞋类产品,而就在几年前,85%的收入来自织物面料产品。让人棘手的部分一直以来都是如何自始至终保持古驰的性感形象。

皮诺说:“帕特里奇奥和弗里达所做的就是对古驰进行调整。”他承认这只是一个开端,但他指出:“古驰已经开始被人看成是比以前更为奢侈的品牌了。”

这次的重新定位对于皮诺为开云集团所作的筹划十分重要。在从他父亲弗朗索瓦·皮诺(Francois Pinault)手里接过执掌公司的帅印之前,开云集团(当时公司名为PPR)的各大品牌都是独立运作的,彼此之间没有什么依赖。皮诺说:“我们当初是以人称大型联合企业的形式在经营。”现在,他说:“我们越来越多的是在开云的层面上挖掘品牌协同效应。”

那些协同效应是围绕古驰(皮诺称其为开云的“脊梁”)进行的合并重组。古驰不仅仅是开云集团最大的奢侈品牌,它还充当了开云集团的创新孵化器。古驰在佛罗伦萨的皮具工厂也被用作开云所属其它品牌的研究实验室,其中包括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 罗兰(Saint Laurent)和宝缇嘉。古驰在诺瓦拉(Novara)的服装工厂为开云下属的斯特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等成品系列创作样品和原型,让这个时尚巨头能够在它的奢侈品世界中利用上它那些顶级工匠的技术。迪马尔科是皮诺团队里的关键选手之一,其影响力延伸到了古驰之外。他现在坐上了开云执行委员会的交椅,在这里他可以对影响到公司15个奢侈品牌以及包括布里奥尼(Brioni)和彪马(Puma)在内的五个运动/生活品牌的事务发表自己的意见。

在古驰公司,迪马尔科支持贾娜妮全身心投入到该品牌自己在佛罗伦萨的档案馆建设之中。迪马尔科最近策划了对意大利一家财务陷入困境的陶瓷制造商理查德·基诺里(Richard Ginori 1735)的收购,使该品牌的名称和它为古驰及基诺里公司所生产产品的精美工艺得以保留了下来。

同时,古驰正逐渐摆脱在蓬勃发展的上世纪90年代让公司名声大噪的鬼魅气质,当时的设计师汤姆·福特用噱头广告(在模特露易丝·佩德森(Louise Pedersen)的下体部位用剃须刀剃出一个G字)让人聚焦于古驰,让一位男模特穿着印有古驰商标的G字形内裤走上T形台。皮诺和迪马尔科为福特树立了(用皮诺的话说)古驰的“时尚权威”而对他深表敬意。

迪马尔科说:“作为一家公司,古驰因为汤姆·福特和多梅尼科(时任CEO的德索莱)所做的贡献才得以生存。”现如今,古驰品牌在淡化对性的公然强调。油绸真丝连衣裙和细高跟鞋对性都有所暗示,但并不惊世骇俗。布鲁斯·韦伯(Bruce Weber)拍摄的一部品牌宣传片将镜头聚焦在一名亲吻小马驹的漂亮模特上并长时间把镜头停留在草坪上。

形象转变是很不好处理的问题。迪马尔科说,由古驰发起的关注群体调查显示,年轻人对福特之前古驰端庄的马衔扣乐福鞋(horse-bit loafers)和贾姬包(Jackie bag)没有什么记忆。他们只知道这个品牌奢华的外表和它的GG标识,可能很难将新旧古驰联系起来。从店铺撤走销量很高的印有古驰标识的布包意味着让满心希望买到东西的顾客差不多空手而归。皮诺说他已做好了收入在短期内受挫的准备——尤其是在2012年那么强劲的增长之后——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项策略应该会收到成效。他说:“这是深谋远虑。”眼下,贾娜妮在把颓废派风格——一款由激光切割的皮革做成的网眼外套出现了在她的2014春装设计展中——注入可穿戴服装的同时,设计极具吸引力的包袋和华美的配饰的能力也已经引起了时尚界的注意。

古驰最近还顺利通过了一项生产彻查,2004年进行的这项检查旨在证明它的供应链可以满足独立检验机构必维国际检验集团(Bureau Veritas)的“SA8000”标准。这项措施在实现各种好处之余,还促进了工作的实际履行,使其符合《世界人权宣言》(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和《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UN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的约定。虽然这项举动可望提高古驰的公众形象,但它的代价也很高昂。活动耗时三年,致使古驰与它在意大利的很多长期供应商断绝了关系。迪马尔科说:“在意大利你自己身上也可能有发生在孟加拉的那些情况:工人周末加班;工厂里安放有行军床。我们必须做出很多改变。我们遵守每一条法律,这是我发出的郑重声明。”

贾娜妮也突破了设计室的禁锢,从事对设计师来说很不寻常的慈善活动。古驰已经成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学校(Unicef's Schools)非洲项目(与纳尔逊·曼德拉基金会(Nelson Mandela Foundation)共同创办)的最大企业捐赠者之一,认捐了近1,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080万元)用于修建学校和负担学生的费用。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透露,古驰另外还捐赠了3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15万元)用于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人的援助和救灾行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美国基金分会(U.S. Fund for Unicef)的总裁兼首席执行长卡里尔·斯特恩(Caryl Stern)说,贾娜妮事事都那么亲力亲为,以致她们两人已经成为了朋友。她还指出,她不认为他们的慈善行为只是营销策略的一部分。她说:“无论在哪儿你都看不见‘古驰赠与’的字样。你看到的就是学校和免费入学的情形。”

贾娜妮亲自构想了希望响钟(Chime for Change)活动,这是一场去年二月发起、为女童和妇女争取权益的全球运动,并于去年六月在伦敦的特威肯纳姆体育场(Twickenham Stadium)举办了音乐会。音乐会由碧昂斯(Beyonce)、弗洛伦斯·韦尔奇(Florence Welch)、詹妮弗·洛佩兹(Jennifer Lopez)和玛丽·J·布莱姬(Mary J. Blige)领衔担纲。针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在意大利是一个特别让人关注的话题,妇女遭到丈夫和男朋友殴打这一令人不安的趋势屡见报端。贾娜妮说:“在意大利南部,情况宛如中世纪。”她生长在一个父母双方都认同的女家长制罗马家庭。

贾娜妮承认,当她在2012年春天最初提出希望响钟活动——作为“一场新的拯救生命现场演唱会(Live Aid),但只为拯救妇女”——背后的理念时,时机非常不好。她说:“希望响钟对我自己来说是时机最不合适的活动。我开始谈论这件事,接着我获知我怀孕了。”

就像当初处理他们之间的关系那样,贾娜妮和迪马尔科没有透露她怀孕的消息,直到她怀有身孕的体态实在太明显,一个同事上班时当面说穿了这事。那一时刻无意中被一个纪录片摄制组捕捉到——贾娜妮忘了自己戴着一个麦克风——并且可以在《Gucci王国的变革》(The Director: An Evolution in Three Acts)一片中看到。这部纪录片跟踪记录了贾娜妮在两个时尚季里设计和展示她作品的过程。担任该片制片人的是演员詹姆斯·佛朗哥(James Franco),他同时也是古驰雇用的一名模特。

佛朗哥说那一亲密之举是影片中得之不易的片刻,完成整个纪录片花了18个月而不是他预想中的三个月。佛朗哥说:“在时尚领域,他们习惯于控制自己的形象。他们习惯于过度琢磨他们要表现出来的任何东西。适应镜头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障碍,他们适应镜头的时间比多数人都花得长。”

演员萨尔玛·海耶克·皮诺(Salma Hayek Pinault,她的女儿瓦伦蒂娜·皮诺(Valentina Pinault)六岁)在贾娜妮尚未准备好勇敢面对养育孩子的一些事情时把她的育儿经讲给贾娜妮听。贾娜妮说:“她给了我很多有关母乳喂养的建议,我看着她,好像她是一个外星人,因为你在亲身经历之前什么都不懂。”

“萨尔玛说:‘你要知道,如果宝宝耳部感染了,用牛奶是最好的治疗办法——涂到耳朵里。’我当时的反应就像这样——什么?!”

海耶克·皮诺(她的先生是弗朗索瓦-亨利·皮诺)说:“哈,她把孩子生出来之前就已经是个妈妈了。”随后在二月,在她的2013年秋季设计作品展上,贾娜妮挺着大肚子走上了T台。10天后格蕾塔降生了。

去年九月,贾娜妮为发布她的2014春季设计作品又一次上T台鞠躬致意——生孩子仅六个月之后她就穿上了黑色紧身皮裤。然而她说,母亲的身份在无形中产生着影响。贾娜妮说:“我感觉自己是一个更沉稳的人了。我现在比以前冷静。她改变了我的内心平衡。”

除了一名保姆之外,贾娜妮的母亲桑德拉·韦拉尼(Sandra Vellani,一名艺术史教师)也在照料格蕾塔。贾娜妮开玩笑说,她母亲盼着她出差(“你什么时候出差?”),这样孩子就可以完全归她了。11月到洛杉矶出差期间(格蕾塔留在罗马的家中),贾娜妮决定出去购物。她走到波比商店(Poppy Store)时便驻足不前了,这是布伦特伍德乡村集市(Brentwood Country Mart)上一家时尚的儿童商店。她说:“两个小时的闲暇时间,我都做了些什么?我去给格蕾塔买东西了,没给自己买一丁点儿。那样的事还是头一回。”

由于工作要求他们不断出差,贾娜妮和迪马尔科每个月在一起的时间只有八到10天,而且他们发现自己还得打电话让各自的助理进行预约安排才能见上面。他们在电话上尽量不谈难以沟通的事,那样的结果可能是有一个人独自在酒店里闷闷不乐。迪马尔科说:“因为当你接了一通让人难受的电话时,真的会很不舒服,”

有人会说,对于把首次会面变成了八个小时谈判的两个极有主见的专业人士来说,分歧是预想之中的事。虽然他们没有结婚,两人都承认与自己的工作搭档一起生活不太容易。他们有时会把棘手的问题带回家,在家里讨论可能会变成争执。迪马尔科说:“她就像一个话痨一样可以滔滔不绝讲三个小时。”他说他就听着,等着轮到自己说话。“然后我说:‘好了,现在……’而她却说:‘别说了,别说了,我太累了。’”

贾娜妮点了点头。她说:“通常,当我已经受够了的时候,我会离开房间。”

迪马尔科的小指上带着一款简单的白金戒指——贾娜妮送给他的礼物。当他伸出指头让人看那上面镌刻的文字时,这位首席执行长的眼睛湿润了。戒指上刻的是一个日期,那不是他们在上海幽会的纪念日,也不是他们女儿的生日。戒指上铭刻的是她让他屈尊就坐低矮沙发的那次会面的日子:10/10/2008。

CHRISTINA BINKLEY

分享到:

MSN/QQ推荐 加入收藏 马上打印 我要投稿 给编辑写信

乐学声明:乐学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对此篇报道打分

当前平均分: 0.00(共 2216 人打分)

-5-4-3-2-1012345
我来评论

评论标题:

您的姓名:

您的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点击更换

评论列表

最新新闻

最火新闻

精彩评论

  • 生活水平调高了,购买也力就上升了。但是市场假货真心不少,被坑的不行不行的。有防伪大家标签的一定得查询,避免上当受骗。推荐一个防伪码查询地址http://www.t3315.com.

    价格对新闻:报告称中国人买走全球近半奢侈品的评论

  • A货目前已是广泛流行于世界,尤其是亚洲的一种文化现象了。很多A货已经不是“仿”的问题了,可能仅是销售渠道的差异了。有些在物理上甚至是没有差异的。所以不少世界级的明星都是A货的拥曵呢。从消费者角度来说A货能让他们以最短的时间和明星大腕们拉近距离,也能提升他们一直匍匐前行的自信心。某种程度上也能向有钱人炫耀一下,你有的我也有。你就该花大钱去买,但我不需要。但A货事实上侵犯了奢侈品的知识产权。

    星河对新闻:穿越青春期二:酷一族的奢侈品消费文化和分析的评论

  • 奢侈品,用以区分不同的阶级和阶层。那么,剥离文化品鉴的内涵,追捧以“仿”为特色的A货,又代表了消费者的什么心态呢?

    子悦对新闻:穿越青春期二:酷一族的奢侈品消费文化和分析的评论

  • 想到很久之前李光斗的那本《品牌拜物教》来,溢价部分就是可以给人带来或A(assuagement )或B(being)或C(comfortable)好感觉的价值。

    子悦对新闻:穿越青春期:从牌子到品牌--青年文化对品牌的塑造和推动作用的评论

  • 笨拙而丑陋,怎么就变成了诱人的柔情呢:难道东施也可以变成西施?不管怎么说我的鞋柜里居然有一双厚底的鞋,幸亏当时没扔掉,看看居然和香奈儿的差不多呢

    娃娃对新闻:厚底木屐成了时尚?的评论

  • 当iPhone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那他的主人就成为一个杯具

    匿名人士对新闻:当iPhone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的评论

  • 时代在变,牛仔裤在变,那个嘻哈型的有够吓人的,还是比较喜欢烟管牛仔裤。

    M对新闻:图片报道:牛仔裤,永恒的时尚的评论

  • 这个翻译怎么回事,文章中也看不出奢侈品销售有危机。应该改成“未现危机”吧。

    匿名人士对新闻:奢侈品牌香港现销售危机的评论

  • Audrey Tautou还是那么美, 期待~

    匿名人士对新闻:『视频』黑白默片里的Chanel情史的评论

  • 中国的汉服唐装变身日本的和服和韩国的高丽服应该是最早的解构主义杰作吧

    汉服唐装对新闻:解构主义下的建筑与时尚的评论

  • 美女和华服请看http://www.iedu.com.cn/article.aspx?id=2981

    乐学对新闻:奥斯卡之夜,优雅复古的造型永不落伍的评论

  • 图片太少了啦,本来想看看美女和华服

    匿名人士对新闻:奥斯卡之夜,优雅复古的造型永不落伍的评论

  • 照片PS过了

    chou对新闻:奥巴马迷倒意大利时装界的评论

  • 奥巴马脸上一点皱纹和斑都没有额,他工作压力还那么的大,估计睡觉时间也不足8小时的。

    小妈妈对新闻:奥巴马迷倒意大利时装界的评论

  • 家猫嫌弃的食物,野猫却如获至宝;家猫的任务是讨好主人野猫的目标是找到食物活下去。因为主人的情绪比食物更难捉摸,家猫不得不牺牲自己的生存本能接受主人赋予的概念,作妩媚状讨好状滑稽状,甚至穿衣服染毛烫毛。所谓时尚达人,不过就是家猫而已。不时尚达人,就是做了野猫的家猫。

    过来人对新闻:经济低迷:时尚达人不再 不景气时尚达人行其道的评论

  • 打折来临~酷棒,倍倍之类盛行~

    皮蛋对新闻:经济低迷:时尚达人不再 不景气时尚达人行其道的评论

  • chou: 要是有图片,你的想象会大打折扣的。就像西施或者貂蝉,一旦搬上银幕,怎么着的也觉得有缺陷的。这种名牌的意义就在于渲染,那是吃饱了没事干的人的炫耀,的确好看,但不看也罢的

    旁观者对新闻:他与她,力与美的圣诞奇缘的评论

  • 没图片,想象不出来

    chou对新闻:他与她,力与美的圣诞奇缘的评论

  • 对这样的清单,最好没有人去续,就让它自生自灭巴

    胖胖对新闻:炫耀性消费10大关键词(双语)的评论

  • 忘了说了,貌似黑霉引以为傲的EMAIL功能,在国内差不多就是废物,国内企业不兴EMAIL,朋友同事之间更喜欢短信。移动开通PUSHMAIL功能,要企业才能开通,而且每个月300多,这对国内EMAIL发送使用状况来说,实在是太贵了。我这里说的EMAIL功能是它本身的EMAIL,而不是第三方的。 价格方面,貌似国内也是最近才跌破5000,现在在4500左右,和国外的300美圆,是没得比的。 黑霉,你还是回归本色吧!

    皮蛋对新闻:黑莓家族又添旗舰机型(双语)的评论

  • 黑霉越来越没性格了!经典机型:7290,8700

    皮蛋对新闻:黑莓家族又添旗舰机型(双语)的评论

  • 以后每双高跟鞋的包装明显之处要注明:此鞋对行走、腰椎和颈椎有害,18岁以下不宜。另外,逐渐限制高跟鞋广告,避免青少年盲目模仿。

    胖胖对新闻:高跟无所惧 美丽价更高(双语)的评论

  • 别提希望小学了,太让人愤慨了~

    皮蛋对新闻:解密“飞天”舱外服的评论

  • 3000万?可以支持多少个希望小学啊,当然供某些官员腐败是在是小菜一碟,还不如搞搞领先工程了。

    匿名人士对新闻:解密“飞天”舱外服的评论

  • 花15个消失穿一件衣服,我又好睡一觉了,埃及艳后洗个澡,搓个背,涂点爽身粉再化个妆,也不用这么久呀,不知道美国航外服是穿多久。

    匿名人士对新闻:解密“飞天”舱外服的评论

  • 20万,起点比之当年的MBA高了不少。只是,在MBA过剩的今天,他们的职业前景光明吗?MBA本身就是培养职业经理人的,也就是说,不管奢侈品还是糖果、计算机都是一样的,他们的工作就是设计工作流程和模式,提供人的工作效率,某种意义上是和产品分离的。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学位有意义吗?如果不是这样,是否就应该有许多牛奶制品管理硕士、鞋类管理硕士呢?看来,这更多地是又一个摸人口袋的招牌而已。

    匿名人士对新闻:奢侈品管理硕士专业首招 学费高达20万的评论

  • 去读奢侈品管理本身就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匿名人士对新闻:奢侈品管理硕士专业首招 学费高达20万的评论

  • 现在的设计有点莫名其妙,弄出个塑料袋的样子来推从环保,真搞笑~

    Joll对新闻:“我不是一个塑料袋”的评论

  • 奢侈品的意义在于一种文化。通看这种文章,只谈价格如何昂贵,一般人(确切的说也就是经济上不富裕的人)怎么受用不起,本身就缺乏奢侈品的心态,记者也好,管理者也罢,真是把奢侈品庸俗化了,MBA加几个奢侈品的牌子,以为这就是奢侈品管理,大概这也就是中国特色吧——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居然还是奢侈品消费大国,够讽刺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润轩对新闻:奢侈品管理硕士专业首招 学费高达20万的评论

  • 奢侈品的蓝血王国傲视众生,只是如今也一味趋利,忽视了内容和品牌精神。十分同意“公关业界太重视传播,而忽略内容建设,忽略向客户提供咨询服务。”品牌自身又何尝不是如此。

    星河对新闻:奢侈品的涟漪公关的评论

Googl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