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的根源:我们缺少安全感与确定性
C-XX发布于 2009/6/2 11:24:55 | 6489 次阅读  [][][]
文章来源:网易 关键词:心理 迷信 安全感 确定性
点击查看类别新闻

相关推荐

别把迷信与神话看简单了,这些反映的是我们人类最基本的心理:恐惧、焦虑、愿望、需求等等。甭管科学与人文发达到哪一步,人类的最基本的心理需求并没有改变,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依然需要:安全感和确定性。


宗教信徒从建筑物墙面看出圣母玛利亚,超自然主义者从无线电接收器里听见死去的人和他们说话,阴谋论者相信911事件是布什政府自己搞的鬼。问题是:这些稀奇古怪之事会有人相信,可有更深一层的终极原因?

为什么有人会在自然景物中看见人脸、把玻璃窗上的污渍看成人形、从电子仪器发出的杂乱声响中听到人声,或是从日常新闻中发现阴谋?

人们认为灵魂、精神、鬼、上帝、魔鬼、天使,异灵、智慧之神等等各种看不见的神灵在主宰我们的世界。为什么人们相信它的存在呢?有没有深层的解释?


答案是肯定的。我们称之为“模式性”,也就是“在无意义的噪声中寻求因果关系的倾向”。人们总喜欢在“在毫无意义的事件中寻找到生活的原型”,例如,我们在风高月黑的晚上把影子看成是“鬼”;我们把玻璃污渍形成的形状想象成人的脸。我们总是把所有的事件都赋予一定的因果关系,这种喜好是天生的。可能的成因之一是先前的经验:我们的脑子及感官随时会根据预期中的模型,来解释外来的刺激。

虚假的因果关系

 


在“丛林法则”的瞬息变化的世界,人们在短暂的时间内无法深思熟虑地去考虑当时的问题。有生物学家研究显示,只要付出的代价小,人们就会错误的解释模式,这是人的天性。举例而言,相信草丛里发出沙沙声是由危险的掠食者造成,付出的代价并不高;但把危险的掠食者误以为只是风声,却可能让人丧生。问题是我们估计事情危险性的本事很差,但把草丛风声误为危险掠食者所付出的代价,比把危险掠食者误为草丛风声的代价来得低;因此,生活中把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策略。

人在应对外界的种种情境时,会形成一套生活经验和应对模式,人虽然无法将周遭发生的所有事件都赋予因果关系,但却因此被迫将身边发生的所有事件,不论有无因果相关,都给归入可能具有因果关系的范畴。这么一来,迷信的演化基础也就清楚了:生物为了建立对生存与繁衍不可或缺的因果关系,连带也建立了许多不正确的因果关系。

虚假的“主体”

人能够做成许多其它动物做不成的事,这是因为我们的大脑拥有丰富的皮质,能进行复杂的思维,我们能够揣摩他人的想法和情感,在人们思维和行为的背后,我们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是一个“主体”。这也使我们自然而然地推论出纷繁复杂的自然界背后,也存在一个控制它的隐秘的“主体”——认为这个世界由看不见的神灵操控。这种“主体性”就构成了萨满教、异教、万物有神论、多神论、一神论等等或旧或老唯心论学说的认知基础。

正因为有了“主性性”,我们才可以远远超出自己的精神世界。“造物主”据说是一个自上而下创建生活的无形主体。外星人往往被描绘成外空具有超强能力的人,能警告我们即将到来的自我毁灭。阴谋论能预见到隐藏于幕后的无形主体,能预见傀儡政策后面的无形的主宰。事实上,相信政府可实行自上而下的措施拯救经济,这也是 “主体性”的一种形式。比如,总统奥巴马被吹捧为“一个救世主”,一个能拯救美国经济的救世主。

来自认知神经科学的大量证据表明人类寻找“主体”的倾向。例如:儿童认为太阳拥有“思想”,能够追随在他们的左右,所以他们在画太阳的时候,给太阳添上微笑的表情;成年人通常拒绝穿一位杀人犯相似的衣服,认为“邪恶”是一种超自然的力量,能给穿衣者带负面影响;三分之一的移植患者认为捐助者的个性会尾随器官一起移植到新个体;生殖器形食品(香蕉,牡蛎)往往被认为能提高性功能。许多受过良好教育的高智商个人通常有种这样的感觉:有种力量在操控世界。更重要的是,这种感觉并不能得到证实,因此这种感觉是超自然的和非科学的。

 

分享到:

MSN/QQ推荐 加入收藏 马上打印 我要投稿 给编辑写信

乐学声明:乐学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对此篇报道打分

当前平均分: -0.13(共 1319 人打分)

-5-4-3-2-1012345
我来评论

评论标题:

您的姓名:

您的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点击更换

评论列表

最新新闻

最火新闻

精彩评论

Googl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