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民选择“变”与“被”为中国过去十年关键字
Steve发布于 2010/1/2 17:25:28 | 17232 次阅读  [][][]
文章来源:环球网 关键词:汉语国学 过去十年关键字 中国
点击查看类别新闻

如果用一个汉字概括中国经历的21世纪头十年,这个汉字应当是什么?在过去一周,环球网的网友们作出了含义丰富,却又有点出人意料的回答。在环球时报编辑部给出的30个汉字中,“被”与“变”两字受到网友们相当集中的追捧,两个字的得票到29日21时分别达到15189票和14094票,几乎不分上下,把其他28个汉字远远甩在后头。投票期间“变”字一度在1.1万票附近击败“被”字,居得票榜第一,但后又被“被”字追上。“被”字2009年在中国互联网上走红,而“变”字则被环球时报采访的大多数学者接受,也被环球时报的大多数编辑认为“更能代表中国经历的零零年代”。综合各方的意见,环球时报编辑部决定将“变”字定为“中国零零年代代表汉字”。但网友们的意见仍将受到尊重,投票榜仍将放在环球网的突出位置上,每一个网民都有权利继续给出自己的判断。

中国网民选择“被”与“变”

《环球时报》、环球网举办的“给中国10年定调,一个字定义中国21世纪第一个10年”活动,吸引了中国网民、专家空前的热情。截至29日21时,投票结果显示,“被”、“变”、“涨”、“惑”、“喘”五个字居前五位,“被”字票数为15189,“变”字票数为14094,几天来这两个字的得票率交替上升,各占投票总数的20%左右。6699票的“涨”字排在第三位,接下来是“惑”和“喘”分获3094票和2600票。

《环球时报》推出的“海投”汉字有30个。其中有象征中国在世界舞台上迅速崛起的“跃”字,也有代表股市、股民的“股”字;有“经历了汶川大地震洗礼感动世界的“爱”字,也有代表中国网民智慧的“囧”字。

“变是第一个10年最好的诠释”、“穷则变,变则通”。环球网民的拥“变”阵营中,大都对10年来中国的变化持一种积极态度,强调变化带来的好结果。也有网民抱怨:良心变了,美丑观念变了,传统的东西变了。为什么?拥“被”阵营的调子显得相对悲观。“变化快,我们都赶不上变化,就被动地变化,去适应不断变化的变化”、“被幸福、被增长、被就业、被安全”。还有网民从国际着眼说:“我们还有很多被:南海岛屿被人分割,东海被人控制,中美贸易总处于被动,中欧关系总是被人出卖”。但也有网民认为,“‘被’字只适合2009年,并不能代表这10年”,“这10年我们经济已列世界第三,外交上更加强大和灵活,海军进入蓝海,人民生活有了极大改善。在世界经济危机中依然快速发展。我们不要被一些不顺心的事挡住了眼睛。‘被’字太消极,把私字看得太重了,缺乏大国国民气度。”

韩国《中央日报》中国分局局长张世政29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被”字能反映2009年中国社会的一些问题,但从整个10年来看,最能代表中国的是“变”字。张世政说,中国有一门民间艺术叫“变脸”,可以说中国从2000年到现在每年都在“变脸”,有时一年要“变脸”好几次。今天的中国跟2000年相比,如同做过全身整形手术,如果你10年未见,肯定完全不认识了。日本旅华媒体评论人士加藤嘉一2003年来到中国,他说,往好处变的同时,中国也有一些不好的变化,比如现实主义盛行,拜金主义和非理性民族主义越来越严重。加藤说,“被”字的得票率这么高,一方面反映了中国社会的进步,说明民众掌握了一定的话语权;另一方面也说明,民众对社会中的许多问题不满意。

清华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主任何茂春表示,“被”字其实与“变”是有逻辑关系的,两者相互纠缠,人们就是因为变化太快,难以适应新旧理念的改变,才会出现‘被’的浮躁与无奈。对这种心态不能一概否定。中国今后还会继续“变”,继续“被”。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认为,“被”字是一个网络词汇,反映了网民的想法。中国网民多是年轻人,他们对未来期望很高,因此容易产生挫折感。社会对这些年轻人应给予关爱支持,提供更多保障。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表示,“被”字是一部分中国人发出的一种重要的社会信号。改革开放之初,人们更多地是靠个体才能致富,但现在的中国,人们对社会的感觉、对一体化的感受比任何时候都强。

巨轮、颠簸与波浪

韩国汉阳大学教授闵贵植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他更倾向于用“涌”字概括中国的“零零年代”,在他看来,这一时期中国人的自信、民族自豪感、敢于领导世界的意志、市民权利意识、外汇储备都如“泉涌”。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传媒学教授鲍威尔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瑞典一些媒体推出的年度字中,“气候”、“危机”、“一体化”位列前三。通过关键字可以发现,瑞典是个稳定、发达的社会,所以才会在生存权之上高度关注气候问题,才会追求在别国看来比较奢侈的“一体化”。而环球网上的关键字,大都有“跃动”的感觉,最突出的就是“变”字。他说,“变”可以带给人活力,也会带来不稳定感。

鲍威尔说,一个人跑得越快,跌倒的危险就越高,中国现在就是那个跑得很快的人,更准确地说,中国像是一个全速行驶的巨型轮船。从外部看,这艘巨轮速度太快了,在海上掀起的波浪很大,这种波浪极易引起一些外国人士对中国发展的疑虑、抵触,甚至打压。从内部看,巨轮的发动机马力很足,方向也掌握得很好,但其他配套设备比如排污系统等还不完善时,船上的很多人就可能会不舒服。这些“不配套的设备”,就包括中国一些官员的治理经验、在不少地方比较严重的腐败行为、不完善的信息披露制度等。鲍威尔说,正是因为上述原因,中国人才选出了“被”、“涨”、“喘”这些字,人们才会渴望“稳”。

俄罗斯INFOX通讯社政治经济评论员诺维克夫说,他常感觉到,中国人乃至亚洲人的工作压力都比较大,活得辛苦,中国朋友有钱没钱的都似乎很累。这种辛苦可能促使人们选择“被”这个关键字。与之相比,俄罗斯人、其他国家的欧洲人即使国家硬件条件不尽如人意仍享受生命、制造快乐。而在中国,国家经济越来越好,人们的快乐却奇怪地似乎越来越少。

鲍威尔认为,大船行驶得太快,船上几乎所有人都会有跟不上节奏的感觉,这时“被”就产生了。当然同样的“被”字,可能有正面和负面两种内涵。从正面说,“被”意味着有一部分人被主流的方向所拉动,使社会展现合力。但从负面意义上讲,“被”也反映出部分民众的无奈情绪,比如信息不够公开,造成知情权缺失;比如行政执法能力不强,导致个人的权益无法得到保障等。他说,中国这艘巨轮若想做到“又快又稳”,必须逐步解决负面的“被”字问题。鲍威尔认为,中国在国际舞台上也常出现“被”的情况。例如去年北京奥运会前出现“拉萨骚乱”,今年新中国建国60年前出现“7•5”事件等,这是因为有少数人妄图把中国向相反的方向拉。他预测,再过十几年,中国才会进入相对的平稳期,而这十几年间恰是中国“变”最多的时候,也会是“被”最多的时候,甚至“涨”、“喘”都不会少。但只要能“稳”下来,即使十几年后,中国的“变”没有那么大了,但因为“被”、“涨”、“喘”也少了,中国也会迎来一个“好”时代。

同一个10年,不同的故事

纽约双子塔冒着浓烟火光倒塌的照片,这几天铺天盖地地在世界媒体上出现,总结各国“零零年代”的得失已经成了一种时髦,而“9•11”几乎成了零零年代开始的标志。印度《新闻分析日报》28日的文章质疑以恐怖主义定义过去10年,因为10年内死亡的5亿人中仅约5万人是恐怖主义的牺牲品,也就是万分之一的比例,而西方国家死于恐怖主义的只有4000人。但西方对恐怖主义做出的巨大的不当反应塑造了过去10年。

《印度时报》对本国“零零年代”的总结几乎是世界媒体最乐观的。文章说,不妨看看最近对美国知名社会学家格拉德威尔的访谈,被问及对印度人有何要说时,格拉德威尔说:“有朝一日,我们美国人人都要为你们工作。对我们好点吧。”文章称,这当然是玩笑,但也有一定正确成分。如果说上世纪90年代是印度让世界进来,那么本世纪头10年是印度在世界舞台上的亮相派对。

俄罗斯专家诺维克夫用“成长的命运”概括俄罗斯过去10年:这段命运与之前的经历相关,也可能会影响下面的一切,命运本身是无法简单评价的,但一切都在成长中。韩国的闵贵植则对韩国刚过去的一年列出“沉”、“累”、“失”、“塞”等关键字备选。黎巴嫩《每日星报》23日以“糟糕”定义中东的零零年代,说10年中最明显的特征是西方将中东“军事化”。

美国《时代》周刊以“地狱10年”为本国的“零零年代”做了总结,其封面图片上赤身坐地哭泣的婴儿被大量转载。文章说,美国梦开始变得暗淡。美国遭受打击,起初是“9•11”事件、最后是金融风暴,对美国人来说,本世纪的头10年可能是二战以后最沮丧、失意的10年。英国《独立报》则以“毁灭的10年”、“漂移的10年”作为关键词。

爱尔兰《星期日商业邮报》27日总结中国过去十年时同样选择了“变”为关键词。这篇文章以远远乐观于中国网民的语气写道:对中国及其13亿国民来说,过去10年是曾经自豪的中国经历多年的臣服和屈辱后终于再站起来的10年。从北京到广州的书店里,摆满的各种书籍的标题也反映了这种叙事。诸如《大国崛起》、《中国没有榜样》种种乐观论著。这一类书高居全国畅销书榜本身就说明,在经历10年空前成功和增长后,这个国家洋溢着自信

分享到:

MSN/QQ推荐 加入收藏 马上打印 我要投稿 给编辑写信

乐学声明:乐学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对此篇报道打分

当前平均分: 0.02(共 3504 人打分)

-5-4-3-2-1012345
我来评论

评论标题:

您的姓名:

您的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点击更换

评论列表

最新新闻

最火新闻

精彩评论

Googl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