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头晕目眩的中国葡萄酒
Steve发布于 2010/4/5 12:00:09 | 10365 次阅读  [][][]
文章来源:华尔街日报 关键词:品酒 葡萄酒 中国
点击查看类别新闻

打开仿麂皮绒的酒盒,里面还有一软木制盒,盒中放有一个烫金黑丝袋。一边那张卷起的有董事会主席签署的证书上,用中英文向你宣告,你刚花了586美元买了一个“奇迹”。

这一番隆重的仪式过后,丝袋内的那瓶酒可能并非你想象中的那么令人兴奋。酒瓶上的标签只说明这是王朝葡萄酒有限公司酿制的梅鹿辄酒(Merlot),王朝是中国三大葡萄酒巨头之一。酒标上没有葡萄园和其地理位置的信息,也没有葡萄采摘的日期。当记者问到其定价时,该公司的华东区总经理贺汝军说:“培育梅鹿辄葡萄在中国非常之难。王朝花了20年才成功地培育出这个品种。而且,这款酒式我们董事长亲自开发的,属于限量供应。”

欢迎来到独特的中国葡萄酒行业。

中国山东的华东-百利酒庄

中国的葡萄酒生产商在酿制了不计其数的供超市出售的低价劣质酒后,正在向高端市场挺进,这无疑是由于他们看到了越来越富裕的和精明的中国葡萄酒消费者青睐法国葡萄酒。而事实上,王朝的证书正是如此声称的:“此梅鹿辄葡萄酒可与法国拉菲(Lafite)等级媲美”,但事实上拉菲酒庄所用的葡萄主要是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而不是梅鹿辄(Merlot)。

人所共知,中国葡萄酒产量的统计数字和其瓶内装的酒的来源,都是令人捉摸不透的。但普遍的看法是,尽管中国葡萄酒的出口地从未远于香港和澳门,而中国却马上就要进入世界10大葡萄酒生产国的行列。总部设在伦敦的研究全世界酒类消费市场的国际葡萄酒及烈酒研究所(International Wine & Spirit Research)表示,中国目前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葡萄酒市场,预计明年会有10亿瓶以上的消费量。中国已有400多个酒厂,尽管三巨头王朝、长城和张裕占了其中绝大部分的产量。

生活在新加坡的美国人丽莎•佩罗蒂-布朗(Lisa Perrotti-Brown)说,中国是葡萄酒业待开垦的新兴之地,这里无任何规则可言。你可以随便从任何地方进口到中国任何东西,然后就可称之为中国酒。她经常在研讨会上讲亚洲葡萄酒市场。

Ryan Pyle
 
山西怡园酒庄的工人们正在采摘葡萄

中国许多顶尖的小型葡萄园正在展示出吸引游客的魅力。美国加州有一家旅游公司提供“中国葡萄酒游”(China Wine Tours),它的一条龙服务中包括参观五六家酒庄。 “有人看到我们的公司名字后第一个问题就是'中国也有葡萄酒吗?' ”公司总裁马克•柯蒂斯(Marc Curtis)说。“中国的葡萄酒已有4,500年历史了。”

上海几家昂贵的西餐厅和酒店只供应一种中国产葡萄酒,那就是怡园酒庄产的酒。怡园酒庄总裁陈芳(Judy Leissner)说,中国潮湿多雨的夏季使得大部分地区不适合种植葡萄。她是香港华人,嫁给了一位德国投资银行家。怡园的四个葡萄园都在北京以西的省份,在那些地区他们发现了适合种植高质量葡萄的理想条件。 (与王朝一样,怡园设法培育出了梅鹿辄(Merlot)这样的品种,并在上海的怡园专卖店里以28美元的零售价出售。)

为了满足中国葡萄酒饮用者日趋提升的水平,南京东路步行街上的上海第一食品商店现在辟有一个专区,里面摆满了国内大葡萄酒公司产的高端葡萄酒,一旁还摆放着法国葡萄酒。有些酒显然是针对礼品市场的。长城公司产的一款售价72美元的红酒,放在一个专制的木盒里,当玻璃滑盖被打开后才能取出躺在稻草上的酒瓶,瓶上的标签除了葡萄园的景色之外几乎没有其它信息。潜在的买家必须打开盒子把酒瓶转过来才能知道它是1998年的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

如果这家商店对我们有什么启示的话,那就是,中国的葡萄酒品尝水平尚未跟上酒价上涨的步伐。比如,我的翻译问一售货员,售价72美元的长城赤霞珠(Cabernet)和另一售价7美元的长城赤霞珠(Cabernet)有何不同时,她回答说,昂贵的那瓶酒“更浓”。

Janis Miglavs
 
北京密云的张裕爱斐堡国际酒庄

在王朝葡萄酒有限公司的上海办公室里,我拜访了贺先生,并就其产品采访了他。王朝葡萄酒有限公司是天津市政府与法国白兰地生产商人头马公司(Rémy Martin)的合资企业,由天津市政府控股。对于586美元一瓶的梅鹿辄(Merlot)葡萄酒为什么没有注明年份的问题,贺先生说那是一款2003年的酒,但王朝葡萄酒为了节省每年印刷新酒标的开支,便不印上年份。但他承诺,“随着中国市场的成熟,我们不久将在标签上印有年份、葡萄品种和酿造技术。”

贺先生说:“我们正处在一个过渡时期。”这一过渡也包括广受欢迎的1992干红葡萄酒。据贺先生说,1992只是一个品牌,而不是葡萄酒年份。 “我们不再会有1992了,我们会把1992改成92”

这些酒是不太可能在美国的葡萄酒专卖店里出现的。但是美国人大卫•亨德森(David Henderson)说,他回美国前曾在中国做过葡萄酒进口生意,他还在中国有一家葡萄园和酒庄,酿制一种叫做龙潭(Dragon's Hollow)的葡萄酒,仅供出口美国。他说:“没有人会走进(美国的)葡萄酒商店问‘中国酒摆在哪里?' 但在美国有四万四千家有执照的中餐馆。中国酒在美国的销售潜力是巨大的。”

Stan Sesser

分享到:

MSN/QQ推荐 加入收藏 马上打印 我要投稿 给编辑写信

乐学声明:乐学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对此篇报道打分

当前平均分: -0.13(共 2098 人打分)

-5-4-3-2-1012345
我来评论

评论标题:

您的姓名:

您的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点击更换

评论列表

最新新闻

最火新闻

精彩评论

  • 一堂课45分钟,讲的话加在一起可能有超过1000句,很可能999句都是废话,只要有一句大家能记住,就够了,哪怕1000句都是废话,只要有一个词进入大家心底,像丢个石头那样起点波澜,都足够了。(波澜大小和持续时间均可忽略不计。) 谢谢

    小V的大学老师对新闻:波尔多的味道的评论

  • to C-XX,一次培训让人印象深刻的原因有很多种,可能是内容非常有趣,可能是培训师非常幽默,也可能是环境氛围相当舒适,也有可能是跟来参加培训的人当下的情绪状态心境需求有关,做培训的要做到面面俱到是对自己的高要求,不过有些不在控制范围之内的就不强求了嘛。加油!

    小V对新闻:波尔多的味道的评论

  • 一次好的培训,果然是能让人印象非常深刻。 做培训的,要紧记这一点。

    c-xx对新闻:波尔多的味道的评论

  • 现在经济危机,这样的周末也可以给紧绷的身心一些缓冲吧

    niuniu对新闻:波尔多的味道的评论

  • 请问是在哪参加的葡萄酒培训?

    非常好对新闻:波尔多的味道的评论

  • 文章里的闲适心情也一样让人感同身受

    过路对新闻:波尔多的味道的评论

  • 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好玩,看来以后读书不能只记要考试的内容,原来喝掉自己高价拍来的珍藏的葡萄酒也是种保值行为!

    娃娃对新闻:得知道一点葡萄酒八卦的评论

Googl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