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地震亲历记
Steve发布于 2011/3/17 15:51:17 | 28338 次阅读  [][][]
文章来源:乐学网 关键词:日语 日本大地震 朝日日语
点击查看类别新闻

相关推荐

说来也怪,我这个人好像和日本地震总有某种关联。95年的阪神大地震的时候,我正巧在大阪;2003年北海道钏路大地震,我正在震中的钏路市,回沪后,我曾经在新民晚报写了一篇《北海道大地震亲遇计》,没想到这次日本东北大地震又被我赶上了,一个人一生中能经历三次7.5级以上的大地震,而又毫发无损,大概也是马克思在天上保佑我了。

大地震发生时,我正巧坐在从新宿开往山梨的特急列车中。3月10日上午我应邀参加了日本滋庆教育集团在迪斯尼乐园附近喜来登大饭店举行的毕业典礼。那天的阳光特别灿烂、碧空如洗,因为我下午要急于赶到山梨去参观山梨学院大学,所以我急急忙忙赶到新宿,乘上13:30发车的特急列车。我清楚地记得,在离开迪士尼乐园舞浜车站时,我看到几百只乌鸦和麻雀疾飞而过,现在想起来也许是动物比人更早的感觉到了大自然的变化。大地震发生时,我实际上处于一个似睡非睡的状态,只觉得列车一阵猛烈的摇晃,当时列车就停了下来。我本能的意识到又碰上大地震了,因为我坐在车头前面的第一节车厢里,司机把车停下来后,马上向乘客广播,告知已经地震了,所以不得不停车,请各位乘客谅解。因为是星期五下午,乘客并不是非常多,我前后左右坐了一些日本仙台市高中的学生,前往山梨参加高中网球比赛。在第一次发生地震的时候,司机非常机警,他立刻将列车停下来,这是列车停在隧道里,他又非常聪明的将列车往前开了几百米,已经到了胜沼葡萄乡。这样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小站。停到小站附近时,第二次大地震又发生了,我只听到后面的高中女生轻轻的叫“揺れる,揺れる”。但是日本人表现的非常镇定,没有一个惊慌的往外逃,这时候列车里不断的广播:因为发生地震,我们不能再往前驾驶了,目前在没有新的情报到来时,我们只能在原地待命,请乘客谅解。日本人没有一个动的,都坐在车里,这时候又一阵的地动山摇。因为列车比较低,所以没有坐在高楼里感受地震那种致命的感觉。第二次地震以后,大家只能通过列车上的广播了解到了日本东北方向的仙台、福岛发生了大地震的消息。这时候我听见后面几个高中生她们在讲“どうする,どうする”。因为她们家还有奶奶在仙台。她们就纷纷开始拿手机往仙台打电话,这时电话已经不通了。我因为经历过几次地震,我并没有恐慌的感觉,我当时以为等半小时左右列车就会开了,没想到从车站跑来一个穿西装的男子,我一问才才知道他是站长,他已经把随身行李搬上来了。我当时就问他,你来干嘛?他马上告诉我,他准备在这里陪我们过夜,我这时候意识到这次地震搞大了。因为普通一次地震,车站站长是不需要这样做的。这可见日本人对防灾的制度是很周到的。这辆车上的随车人员并不多,有两个司机和一个乘务员,他们在仔细的检查每一道门,进行点检。列车在停了一小时之后,我并没有发现外面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放眼看过去周围葡萄园里的农民还在悠闲的修剪葡萄架,并没有表现的十分惊慌失措。但是当时唯一的感觉就是电话已经不通了,我就试图和中国打电话已经打不通了,往日本朋友处打电话也已经打不通了。发生地震的时间大概是日本时间14:40,我没想到16:30列车依然没有开的意思,我再问列车长,他告诉我整个JR全部停车,我问他你估计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开车?他说列车本身没有问题,线路也没有问题,但是他们现在在等上面的指示以后,才可以开车。他说发生大地震,并且还有海啸,死了很多人,具体情况他也不是很清楚,他就不断向我们鞠躬,道歉,说给我们添麻烦了,希望我们谅解。因为地震的时候天上飘下了小雪,我也没有带很多衣服,就觉得身上很冷,并且喝的也没有了,幸亏我在新宿买了一瓶乌龙茶,因为有可能要过夜,这瓶水只能省着点喝了。这个站非常小,来的乘客已经将自动贩卖机里面的东西全部买光了。站台唯一一部公用电话前排满了人。我排队到了17:30总算轮到我可以打电话了,我联系到了我山梨学院的朋友。他非常着急,他说已经和我联系了三个多小时,就是联系不上,他问我在哪里?我告诉他以后。他马上派车过来接我。等他赶到我这里来时间大概已经18:30了。从14:40到18:30,我大概在车上呆了四个小时,我离开这里时,还有大概一百名左右的乘客,看样子他们今天要在这里过夜了。

我到了山梨市的宾馆,马上打开电视观看电视转播,这时电视已经非常清楚的将海啸冲击日本东北震区的画面重现,我只能用“惊心动魄、目瞪口呆”来形容我看到的画面,刚从海啸里逃出的人们形容刚才发生的事情,反复用“地狱”来形容。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有几个这样的画面,海啸成黑色的巨浪就像站起来的一座山一样,在巨大的海浪面前,可以看到几千吨的轮船就像玩具一样被海浪一折即断。还有一个画面,就是一个青年骑着摩托车,10米高的海浪在后面追,摩托车手边骑边往后面看,就在他最后一次回头之际,海浪将他卷走了,从这可以看出海啸的速度已经和摩托车的速度差不多了。这次海啸的速度之快,破坏力之大已经超过了我们现代人对于海啸的认识。当天日本东北大学的海啸专家,专门研究海啸40年的教授,他在电视中说这次地震遇到海啸的破坏力是人类历史上从没有记录过的。海啸把仙台、宫城很多村镇都席卷而空,还有几个画面是我永远不能忘记的,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抱着她妈妈的腿哭着叫“怎么办?妈妈我们往哪里逃?”这时候这对母女已经逃到一个高坡上,她们看着海啸将她们的家吞没,她的妈妈欲哭无泪,只是在默默的摸着她女儿的头,然后小女孩就说:“哥哥呢?爸爸呢?怎么找不到他们?”小孩母亲非常的坚强,不断的告诉小女孩:“会找到的,会找到的。”实际上小女孩永远失去了她的爸爸和哥哥。另外有一对老夫妻当时已经逃出来了,因为他妻子想回去拿存折和一些贵重物品,一去不复返。老头老泪纵横,但是他并没有嚎啕大哭,他非常镇定的说:“我的太太因为拿东西,一去不复返了”。还有一位60多岁的老大伯,他自己爬到家里的房顶,这幢房子卷到海里并没有沉,他在自己家的屋顶漂泊了24个小时之后,被美军救援队发现了。

[1] [2]
分享到:

MSN/QQ推荐 加入收藏 马上打印 我要投稿 给编辑写信

乐学声明:乐学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对此篇报道打分

当前平均分: -0.04(共 3074 人打分)

-5-4-3-2-1012345
我来评论

评论标题:

您的姓名:

您的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点击更换

评论列表

  • 第1楼 lu 发表于 2011/3/18 18:47:58

    看到站在房顶上的照片,我想到了日本战后第一任首相吉田茂在《激荡的百年史》开篇的话“我站在东京的一个仓库顶上,眺望整个东京湾”,不禁唏嘘。。。。。。

最新新闻

最火新闻

精彩评论

  • 国内不能满足的需求太多,转而向外求。当年本人也刷过三级日语考的考位,结果下手满了,最后只要去杭州。

    匿名人士对新闻:网店热卖语言类考试资格,教育部组织单位称无权管辖的评论

  • 看到站在房顶上的照片,我想到了日本战后第一任首相吉田茂在《激荡的百年史》开篇的话“我站在东京的一个仓库顶上,眺望整个东京湾”,不禁唏嘘。。。。。。

    lu对新闻:日本大地震亲历记的评论

  • 确实如此,我以前就在永汉日语学习的日语,一直学到二级,可以说是循序进阶 我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学,老师也是一步一个脚印的教,教的很好,不仅考级过了,而且还保证了我的口语的质量,这也正是现在我工作中口语很好的原因,而且现在我还时不时的就会去永汉日语上全能口语课,来练习我的口语。

    小草对新闻:日语能力,不止检定考——永汉日语的师者之心的评论

  • 奥巴马也靠这个字赢得了美国总统。看来日本人对他们现在的社会也不太满意的

    润轩对新闻:“变”当选日本年度汉字的评论

  • 日本人对汉字的尊重,棒子是永远都不及的

    拉拉对新闻:“变”当选日本年度汉字的评论

  • 看我72变!

    小V对新闻:“变”当选日本年度汉字的评论

  • 啊哟,乐学网是不是被日资收购了?

    胖胖对新闻:中日关系不断改善 形成日语人才巨大缺口的评论

  • 答对的网友可以参加我们的日语试听课,请把你的邮件地址和手机号发到上面的邮箱中,谢谢。

    朝日日语对新闻:花道是怎么回事?的评论

  • (1)池坊流 楼主有啥奖励?是不是可以免费读个插花班?送鲜花也行啊

    喜欢奖品的对新闻:花道是怎么回事?的评论

Googl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