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感的真相
陈吉士发布于 2012/10/1 22:31:11 | 6372 次阅读  [][][]
文章来源:http://www.iedu.com.cn/ 关键词:心理 幸福感
点击查看类别新闻

相关推荐

生活环境是如何影响幸福感水平的呢?通常人们会认为当下就是一生中最为幸福的时刻,正经受重大人生困扰者除外。或许你要说,无忧无虑的孩提时代最最幸福,可是,那时候的你,正处于父母无孔不入的监控下呀。或许你要说,无需担当的青少年时代最最幸福,可是,那时候的你,一举一动还不尽在师长眼皮子底下呀,况且也没有现在这般自由自在。或许你要说,成人的世界似乎充满吸引力,可是,需要工作呀,还贷、养家糊口哪样是轻松事儿?--这样的生活也许令人满意,但过这样的生活完全谈不上开心。身为在校生,应试和写论文或许会给人压力,但那些就真是压力了么?要看拿它和什么来比的呀。递交给导师的论文和呈交给老板的报告比起来,所承受的压力孰轻孰重?要是做得不好,前者只会送你个差评,而后者则可能砸了你的饭碗。看到了吧,想要随心所欲无拘无束地探索世界总要付出或这或那的代价。要是有钱又有闲,还不用担责任,那该多好呀。快活似神仙。问题在于,世上哪儿来的十全十美呀?凡事总有瑕疵,非此即彼。

大学生活是否真是或理论上应是人生中最最幸福的时代?不是要讨论的关键所在,这段时光或仅仅不过是留存于在职人员心目中的美好化身而已。关键在于,还未亲身体验时,我们很容易给某些人生阶段及生活事件打上或好或坏的标签。而亲身经历过了,所体验到的东西或许与之前所想象的情形又会有大不同。原以为比天还大的事情,等真正发生了才知道,其实未必。我们常常会夸大情绪对生活事件的影响力。这是为什么呢?

来看看幸福感和人口统计数据之间的关系吧。主观幸福感的享乐模型是这样来界定幸福感的,对生活的满意度以及能够在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之间找到平衡。而人口统计总想着怎么从个人的“客观”生活环境中找出可用以描述幸福感的“显著性”因子。类似信息随处可见,申请信用卡所需填写的内容即是(例如:年龄、性别、婚否、教育状况、职业、收入、住处)。之所以认为这些人口统计信息“客观”,是因为它取样独立于个人判断。这么说吧,不用知道劳与获之间是否匹配,也不用考虑付出与得到之间是否公平合理,只看你的年收入是多少。

就人口统计信息与幸福感,问两个问题。其一,个体幸福感锚定在哪个水平上?是否的确与生活环境及人口统计信息相关?换言之,所获取的客观信息是否果真就可以用于预测幸福感呢?其二,个体对自身所处环境所做的描述是否一开始就已经受到了自陈的幸福感影响?况且,许多人口统计变量因子本来就体现了绝大多数人想要追寻的目标(例如:高收入的工作)。常识会让我们觉得人口统计信息与幸福感之间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试想,若是了然某人的收入、性别、年龄、种族、优势、职位、宗教、受教育水平、社会地位、婚姻状态及健康状况,大体可以猜得到这个人的幸福感水平了吧。如果答案是:上述种种信息与幸福感没有关系,那为何我们还要花那么多时间用来求学、谋职、攒钱买房、拜神、美容及寻找一段好姻缘呢?常识告诉我们,通过获悉上述生活状态就能预计出个人的幸福感水平来。现在有这么两个人,一位是年轻貌美的应届大学毕业生,刚找到份收入不菲的工作。另一位是靠社会救济金过活的退休老人。你会不会觉得前者比后者更加幸福?若非如此,年轻和健康的优势何在?

出人意料的是,生活环境也好,人口统计信息也罢,这些与幸福感之间的关联远比之前所预期的要微乎其微。上述有悖常理的发现就是,“幸福感的悖论”(Mroczek&Kolarz,1998)。研究发现,人口统计信息上显示出具有显著优势的人(例如:高收入的年轻人)并不会因此而觉得比他人(低收入的老年人)更幸福。并不是说环境不重要,诚然贫困给人压力,孤独让人痛苦,重大疾病叫人苦恼。然而,对绝大多数人而言,在基本生活需求已得到满足且健康状况良好的情况下,生活环境不再为提升幸福感而额外提供资源。

分享到:

MSN/QQ推荐 加入收藏 马上打印 我要投稿 给编辑写信

乐学声明:乐学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对此篇报道打分

当前平均分: 0.04(共 2184 人打分)

-5-4-3-2-1012345
我来评论

评论标题:

您的姓名:

您的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点击更换

评论列表

最新新闻

最火新闻

精彩评论

Google

广告